ELEVEN觴

举杯邀明月
对影成三人

墨蛇君:

末世au的秋归

在教堂做义工的秋水x教堂神父归一

【设定属于家攻,设定和故事不授权】

秋水因为家庭的缘故辍学混迹街头,去教堂偷东西的时候被归一神父逮住,之后就被留在教堂里做义工。归一认为自己有责任让秋水能走上正途,秋水也意外地在这个神父面前表现得很乖巧。丧尸爆发后,秋水第一个意识到外面世界的变化,第一反应是把归一打晕关进安全的地窖里,自己上街去趁乱洗劫了五金店之类的地方搜罗了一大堆野外生存用的工具与补给,这才回去教堂(并在没有枪的情况下一路上打了很多丧尸)把归一带出来,踏上了末世求生的旅途。

两人在历经跋涉后暂时在一处地下聚居区安顿,秋水用归一的神父身份和自己的教堂义工身份做幌子,在那些能给他们提供帮助的人面前总是温厚礼貌很会刷别人的好感值,借此弄到了很多补给,而在有别的混混试图抢夺他们的时候,秋水就使用暴力驱赶他们。

在对待被丧尸病毒感染的伤者问题上秋水非常冷酷,并不打算给伤者浪费粮食的机会,见死不救也是家常便饭。每次这种时候归一都会例行进行劝阻,表面上是归一的神父式同情心泛滥,但其实归一关心的只有秋水不能在这种丛林法则里失去了最后的人性——他很清楚自己说的话都是废话,受伤的人也没可能救回来,秋水更是不会听他的,然而他仍然要说出口,借由这种声音和话语,维系秋水的道德底线,保证秋水不会成为一个仅仅为了活着而活着的空壳。与此同时,秋水则认为如果自己在面上都反驳归一的劝阻,一定会让这个神父的三观都坏掉。秋水不想让归一被丛林法则改变得像自己一样,因此在归一的面前尤其乖巧听话。两人就这样维持着一种微妙的、互相欺骗互相保护的平衡感。

由于整个故事的主角是玄铁,因此秋归对玄铁而言也只是过客和短暂的同伴而已。玄铁在寻找儿子们的旅途中遇到他们的时候,归一正在发愁一个叫天罡的后辈失踪的事。玄铁答应了说会帮他们去找天罡,反而被秋水私下里不客气地教训道:“还有闲心去帮别人的忙,寻找家人这件事对你来说到底重不重要?你真的有认真对自己的选择负责吗?”

玄铁在之后和他们分道扬镳,隔了很久很久以后,偶然的机会又遇到了孤身一人的归一。

那个时候秋水已经死了,归一对玄铁说自己这条命一直是秋水活着的目的和动力,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死。这时候的归一已经蜕变得和当初的秋水一样,只用生存为标准看待整个世界和其他人,一直穿着秋水最喜欢的骷髅T恤,手腕上缠着秋水用过的发带。后来他们终于找到了当初一直在找的天罡,但发现天罡感染受伤了,归一当着玄铁的面,一句话都不对天罡说,直接瞄准头部就开了枪。

归一是整个故事结束时存活下来的五个人之一,和玄铁一起踏上了寻找新的容身之处的旅途,但是玄铁心知终有一天他们之间会面临生存的取舍,到时候不是归一杀了他,就得是他杀了归一。

end

1P旅途中的义工秋水和神父归一

2P秋水死后的归一。“上帝才有怜悯之心。我没有。”

评论

热度(1072)

©ELEVEN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