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VEN觴

举杯邀明月
对影成三人

墨蛇君:

末世au毒箫

野心勃勃的实验室助手毒龙x实验室主管玉箫

【设定属于家攻,设定和故事不授权】

(参考:生化危机,行尸走肉)

玉箫和灵蛇同为这家顶级生化研究所的主管,东邪西毒姐妹花嘛【不是】

毒龙是玉箫的助手,是被玉箫一手带出来的最出色的学生,平时有事没事就调戏一下老师,招惹一下灵蛇,颐指气使一下研究所的普通员工,欺负一下保安飞燕,日子过得很是滋润。

直到飞燕意外地感染了灵蛇天生自带的那个a病毒。

灵蛇和玉箫以细菌孢子的研究项目作为基础,研发出了新型的血清用来治疗飞燕。玉箫清楚灵蛇的为人,并不希望自己的学生卷到跟灵蛇有利益牵扯的事情里,所以一直以来在与灵蛇合作的话题上都对毒龙避而不谈,因此毒龙对这个项目知之甚少。血清制作出来后没多久,ZF高层得知了他们的秘密研究,于是要求他们交出实验成果,对ZF公开。灵蛇一早就听到风吹草动带上飞燕成功跑路,并带走了全部血清,销毁了自己那部分的数据,ZF特工就将火力全部对准了玉箫,甚至在私下里以毒龙的性命对玉箫进行胁迫。

毒龙的确是玉箫的软肋,因此最终他妥协了,但玉箫生平又最恨被人威胁,于是在灵蛇已经出走、知情者只有他一人的情况下,他将实验报告的数据和过程进行大量涂改,最终把假的报告提交了上去。之后玉箫和ZF部门订了协议,要求毒龙绝对不能参与到后续的研究项目中。

而毒龙本人自始至终被摒除在整件事外,对此毫不知情。

ZF在拿到实验报告后,成立了新的研发部门进行绝密项目(很多人都心知肚明是为了开发生化武器)的研究,并对外招揽相关领域的顶尖人才。毒龙在听说这是玉箫授权的实验项目后想要加入,却因为ZF和玉箫的协议,而被拒绝了。毒龙不明就里又去找玉箫,要求他和新项目的负责人通融一下好让自己加入,谁知却换来玉箫一句更无情的拒绝:“你别想进那个项目。”

毒龙想不通,就越发缠着玉箫,而后者也越来越多地回避他,甚至在闹得急了的情况下打了他,以表明反对的决心。两人之间的裂痕逐渐扩大,毒龙气恨地认定玉箫这么防着自己是因为怕自己超越了他,一边又为师父为何不肯认同自己的努力而感到苦涩。

与此同时,ZF项目的内部也基于观念不同而分化成两种立场——其中一方想要将研究成果卖给国外(和玉箫订了协议的也是他们),另一方为了牵制他们,无视了协议的存在将毒龙邀请进了项目。毒龙恼恨玉箫的绝情,却又怕他知道后做出更绝情的事情来,于是也故意不和玉箫说,连道别都不给,就加入了项目,开始在ZF安排下进行全封闭的绝密研究。玉箫并不知道毒龙的失联是因为加入项目,还认为他被自己打了所以负气出走,只能耐着性子,等他回来。

谁料数月后,他等来了ZF人员送回来的另一项胁迫。

原来这个项目一直都基于大量的错误数据而研究,最终只能得到一个看起来不稳定的新型病毒。在长时间没有进展的情况下,有人开始察觉到玉箫给出的报告是有意误导的。先前曾与玉箫订过协议的那一批人为了报复玉箫的欺骗,同时也为了逼迫他拿出正确的数据进行协助,内部人员控制了毒龙,并给他强行注射了这种新型的病毒。

毒龙在种种因果之下非自愿地变成了ZF的人体试验受害者,这也是玉箫始料未及的。受制于毒龙的安危,玉箫不得不同意配合ZF,然而这时毒龙也得知了从最开始直到如今的真相,意识到自己变成了ZF威胁玉箫用的手段,而且还是第二次,于是怒不可遏——这个时候他被注射的病毒还在潜伏期,不至于发作,而毒龙不择手段从实验基地逃了出来,甚至当着玉箫的面杀了正在威胁他的ZF人员,之后带着玉箫逃离了研究所。

两人来到另一处的疾控中心暂时稳定下来,同时应付ZF人员的追杀。追杀而来的特工基本都被两人清理掉了,期间毒龙身上的病毒开始发作,玉箫拼尽全力尝试挽救,然而他就算有正确的实验数据可以参考,病毒却已经是变异的了,以疾控中心现有的资源根本不足以应对变异病毒的发展。灵蛇那部分有关原初病毒的数据如果还在,那尚且还有希望,然而灵蛇早就把资料都销毁了。绝望之下玉箫也开始在那些追杀而来但被制服的特工身上做人体实验——这也是后来玄铁和他提及灵蛇圈地屯粮时他会立刻联想到人体试验的原因——但始终由于缺乏原初病毒资料而没有进展。玉箫曾经帮灵蛇救了飞燕,然而玉箫自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灵蛇却联系不上了,而毒龙就这样在病毒感染中日复一日每况愈下。

玉箫唯一能做的只有尽力维持毒龙的清醒和神智,为了和他说一声“对不起”。

这段期间,一直以来都试图将新型病毒卖给国外的那一批人开始趁乱对病毒进行偷运,却在过程中出了意外,导致了病毒(即真正的丧尸病毒)开始扩散。

毒龙主动要求让玉箫为自己记录下病毒的发展情况,留下宝贵的实验观察数据。期间毒龙自己能意识到自己正逐渐被侵蚀脑部和理智,变得太过于充满攻击性,因此为了防止自己理智尽失后伤及玉箫,他用咬着针管进行注射的方式毁掉了手部神经丛,之后才了无牵挂,让玉箫来记录自己的变化。

毒龙最终死于丧尸病毒的侵袭,玉箫冷静地观察了全部的过程并记录下来,最后用一发子弹结束了重新复活成丧尸的毒龙的痛苦。

在这之后,一直到玄铁找到这里之前,疾控中心里只有玉箫一个人活着。他开始编程一种AI,将毒龙的人格特征全部编入程序里慢慢完善,用以打发时光。当玄铁来到后,这个AI在很多方面的表现已经和毒龙本人非常相近了,有那么几次玄铁经常撞见玉箫对着一面空无一物的墙壁像是喃喃自语一样地和AI交谈。

玄铁在疾控中心呆了相对比较长的一段时间,直到灵蛇和飞燕的事情发生。玉箫闻讯赶去的时候和灵蛇打了一个照面,这是他们时隔多年后的初次再会。事实上玉箫一直将毒龙之死的一部分原因归咎于灵蛇的失联,对此怀恨在心。“过了这么久,现在我们终于又都是孤身一人了。”他对灵蛇这么说。

灵蛇却抱着飞燕的尸体回答他:“我没有,你才是。”

灵蛇离开后,玄铁发现玉箫的精神状态开始越来越多的不对劲。玉箫对他谈起了毒龙的事,讲到他们当初在这里收集资源,把能想到的一切方法都试了,却也没能挽救得了毒龙。前一秒还在交谈,下一秒玉箫忽然变了一个语调:反正也没的救了,你们都自杀吧。

玄铁对此不寒而栗,没过多久就带着屠龙离开了疾控中心。

走的时候他看到,玉箫会看着窗外,像在和人闲谈一般地说,这场瘟疫对植物没有影响,人类死得越多,植物生长得越茂盛,看啊,这间疾控中心的外面已经被桃花包围了,就像一座岛一样。

end

1P研究所时期甜成蜜糖的师徒组

2P守在疾控中心的显示屏前面的玉箫,身后的显示屏里播放着当初在毒龙的要求下,记录下来的病毒侵袭过程的资料片。

评论

热度(1400)

©ELEVEN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