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VEN觴

举杯邀明月
对影成三人

【新年贺文】除夕(城拟,cp:哈长)

米娜新年快乐! 初五之前,补完贺图(⊙v⊙)

长春:华长生

哈尔滨:华斌

沈阳:华旭

北京:王盛燕






华长生打屋里出来,关门的时候用脚垫了一下门脚,以免它关上的时候发出太大的动静。

他颓然,倚在门框上,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地吐出。他看着气息在干冷空气中凝结成白雾又慢慢散去。天上乌漆墨黑的,没有月亮,也看不到星星。四下里死气沉沉。

若是不说,谁能想到今天是除夕呢?

他妈的。

长生在心里暗自骂道,并不是针对谁,他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梗在胸肺之间,他把这东西归结为不安。

他把手里的纸卷打开又叠成四折,想放到口袋里又觉得不妥,便又把叠好的纸打开卷成卷,拿在手里——这纸上【同盟会】三个字他认得,【华斌】这个名字他也认得。这张纸是他刚刚在为华斌整理书柜时无意间发现的,他先是惊讶,然后是不安。

他挺了下腰,把自己从门框上弹起来,抬脚走下台阶。他袖着手在院子里踱步--他开始琢磨--他总得琢磨下利弊,他向来看重这个。都说成人才讲利弊,那他便是从未有过童年。

他在院里绕了两圈,最后走回到了门口。他抬眼看了一眼,对联还是去年的,纸也残了,红也退了,他一边推开门,一边想着一会要把这对联换下来。好歹也是过年。

进到屋里,华斌的卧室在左手边第一个。他房门紧闭着。透过门上的窗子,长生看到华斌还在睡,他看见华斌的头发病怏怏的铺在枕头上,白色的,没了往日的生气,配着他眼角上病态的殷红,床上的孩子,惹得长生怜惜。长生喜欢华斌的白发,不只因为它在一干兄弟姐妹的黑发中显得特别--长生一直都觉得华斌这头发是被雪染白的--他喜欢雪。

腊月伊始他便得了华旭的命令--更确切的说是王盛燕的命令--在华斌门口守着。带上口罩,华长生被允许和他短暂见面。

长生轻轻推开他卧室的门,细微的声响吵醒了本就睡得不踏实的病人--华斌睁开眼睛--整日躺在床上并未让他感觉有多舒适,他费劲的想要支撑着坐起来。

他撑起身子,看见华长生走到他床头,坐下,把手里的纸摊开放在他的被子上。

“你,你……”

华斌张了张口,只发出了几个单音,他知道这不只是因为持续的高烧让他难以开口说话,此时此刻,华斌怯于与长生对视。

长生看着华斌,释然的叹了口气,俯下身伸手轻轻拍了拍华斌的肩。

“你好生休息,伍大人已经决定了,不论上边准不准奏,明早就焚尸。” 顿了顿,又道:

“庚戌既去,来年定会太平的。”

说罢,起身开门要往屋外走。

华斌愣了一下,他几乎是翻滚着下了床,踉跄几步追了上去,他拉住了长生的衣角,几乎扑到他的身上。

“哥,”他伸出右手,说:“新的,”然后又伸出左手,说:“旧的。”

他抬眼看向长生,轻微喘着,声音显得有些局促:

“你选哪一个?”

长生看着华斌。

不知是谁家的孩子偷偷点燃了迎接新春的爆竹,突如其来的声响撕裂了长夜的寂静。

隔着口罩,华斌看不清长生的脸,也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但他知道,长生在笑。他笑起来时眉眼很是好看。

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同样的笑容,再也没在长生的眼睛里看到。

-END-



评论

热度(4)

©ELEVEN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