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VEN觴

举杯邀明月
对影成三人

你重围见过的船新哈长

我喝假酒了【不是

之前的设定多少都带着APH的影子,很早就想重新设定这两个了

以后他俩就是我家哈长

差点忘了这边

Trick or treat!

LOFTER也有百粉了呢!
可是我微博上的百分福利还没有达成呢( ´•̥̥̥ω•̥̥̥` )

我很懒啊……
感谢大家关注我这么一个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懒蛋
爱你们,么么哒(。・ω・。)ノ♡
标签就加我现在在的这几个圈子吧【比心】

谁能情有独钟,生死与共,隔世亦相拥?


*动作有参考*

记一次秋游。哈长only

松阔若_shongkoro.:

※祝杯子生日快乐。
※哈长only
※钓鱼扑倒没有啪啪啪
※并没有捅破窗户纸
※匆匆那年
※全文一千八左右小学生水平
※初稿未修
※以上all
  几场秋雨缠'绵过,江滩有些微冷,湿的绵涟,两个青年人在江滩上不紧不慢的走。
  那个穿的确良衫的青年打先头走着——他的身子很薄很瘦,在午后的冷风里有些瑟瑟发抖,卷着裤腿儿拎着皮鞋,还披着很厚实的呢子大衣。后面的那青年呢,生的比前面这个壮实,肤色东欧人似的白,一双琥珀珠似的眼睛在烟色的眉头下打着转儿,凌厉得很,还拿着两根鱼竿儿。照实说青年人不该有他们眸子里的深沉与刻骨铭心,应该更有些朝气——而不是像两个年暮老人。
  但青年终归是...

二零一五万圣节的短打。

松阔若_shongkoro.:

  “我充实而幸福。”作为最具幸福感城市榜上常客的长春总是这样笑着回答。
  他有什么理由不充实而幸福呢?要知道,那个最痛苦的年代已经远去,他不必蜷伏在中日夹缝中苟活,不必背负着天字号汉奸的大名,不必为一口粮食要死要活,不必与地衣鼠妇为伍躲在劳改的小屋中颤抖。相较于过去,这个新世界让他以一个名正言顺的方式活着,有着不致人诟病的正当活计,凭着这些他混的也不算是太差……这足够了。况且他还有自己的亲人朋友,相比之下生活中的小不如意又算得上什么呢。
  深秋时节分外冷,但天也是够蓝的。他最喜欢这样的自己了——每张照片都明信片似的清丽毓邃,被大连评说是“最有滋味的模样...

写手洮南,画手是我

单截出来一张自己最喜欢的WWW

哈长大法好,入教保平安233333333

自给自足( •̀∀•́ )

第一次画如此羞耻的东西(๑•ั็ω•็ั๑)【捂脸】


©ELEVEN觴 | Powered by LOFTER